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第二支鱼皮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陈非马读的是中文系。

    在江城大学,中文系属于重点学科,源远流长,出过不少名人,牌子高大上。

    只是在现代科技发达的世界里,相比别的新兴热门学科,中文系渐渐没落,也是不争的事实。

    说白了,就业情况较为严峻,难以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以前陈非马没想那么多,总觉得距离毕业遥遥无期,几乎什么准备都没,天天吃饭睡觉打游戏。上课学习,只属于例行公事……

    浑浑噩噩。

    孰料一转眼,已经大三,过得两三个月,便又是暑假。

    下个学期,大四了,很快就得进行实习。

    他突然间就慌了起来,只觉得前途渺茫。

    陈非马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的人生会如何个走向:考编制,几无可能;也没去考过教师证之类……最大的可能,还是靠大学的毕业证,进个公司当文员之类,混个温饱,泯然众人矣。

    其实他也没有太大的理想和野心,但前一阵子跑医院的过程中,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生活的狼狈不堪,原本隐藏得很好的软弱、恐惧、迷茫……

    一时间,暴露无遗。

    按部就班的话,这些问题大概会在他四十岁以后才会慢慢凸显。

    提前暴露,生活本质的残酷显现身前,让他的人生观因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最重要的是,获得了一个长生系统。

    上午第一节课是《文艺概论》,讲的都是文学玄乎的东西,时代流派,什么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

    说实话,进入社会后,如果不是从事相关的专业工作,陈非马都不知道学这些玩意有什么用。

    关键在于,“文学”这个概念是越来越凋零,也越来越没“钱途”了。

    文以载道?

    拜托,0202年了!

    有时候,陈非马暗暗懊悔当初的选择,不该学这劳什子中文。

    一堂课过去,学霸跑来:“非马同学,笔记复习得怎么样了?”

    陈非马打量他,见他穿着打扮都不同了,还去理了个寸头——他以前头发可是特意留长的,好遮掩住容颜。

    嗯,现在的变化,挺不错的。

    “复习得挺好,期末应该没问题了。”

    “那就好。”

    张明满脸笑容:“怎样?今天中午,请你吃饭。”

    “额,不用了吧。”

    “怎么不用?一定要的,不过不是到校外的馆子,而是在校内的风来仪餐厅。”

    张明的神情很认真。

    学校有好几个食堂,也有高级一点的,比如风来仪餐厅,里面有小炒、有地方特色的菜式等,价格当然比食堂高些。

    张明请吃饭,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叫好几次了,为表感谢。

    盛意难却,陈非马终是答应下来。

    等上午上完课,两人就结伴向风来仪走去。

    到了地方,找位置坐下,张明拿着菜谱:“要吃什么,尽管点。”

    陈非马随便点了两样,价格中等的。

    同学三年,他与张明之间的关系只能说一般,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没多少来往。大家的生活方式和习惯都不同,爱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