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八十八节 修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14年,8月15日,上午10点,箱根前线。

    明明是晴朗天空,遥遥的西边天际却是传来了闷雷般的回响声,这闷雷般的响声连绵不断,持续了足足十几秒钟,震得车窗都在共鸣微微颤抖。车里的男女军人都循声望向了响声传来的车窗,那边只有一碧如洗的天空。

    “这是96式122毫米榴弹炮的声音。”坐在许岩前面的团部参谋刘健回过头,他笑着向许岩解释道:“咱们的96式榴弹炮跟日本自卫队装备的99式榴弹炮不同,这是在发射子母弹的声响。凭着这炮声,有经验的老兵一下就能听出来了。许团长,离咱们部队的炮兵阵地,应该已经不远了。”

    许岩淡然地点头,他望向了窗外的原野。遥遥的西方天际,出现了一片漆黑的云层,这片漆黑密密麻麻、密不透风,一眼望不到尽头,与蔚蓝的天空形成了黑白分明的鲜明对比。

    黑云覆盖下的土地,就是箱根了,这个朱佑香失踪的伤心地,自己重又回来了。

    听到刘参谋的介绍,车上的少年男女们起了一阵骚动。从繁华和平的东京出来,车子才沿着公路驶了不到一个小时呢,战争的场面,就这么令人措手不及地突然出现了。

    “许团长,快到地头了,咱们是不是再对学员们强调下纪律?要不您亲自给大家训个话?”

    许岩摘下了墨镜,笑道:“刘参谋,我就不必了,你跟大家说下就好了。”

    “那好,那我就说了。有什么不对,请您纠正。”

    刘健参谋从座位上战起身,他手上拿着一个广播喇叭,就是旅游团导游常用的那种扩音喇叭,干咳两声:“咳咳,教导队的学员同志们,大家安静一下!刚刚,大家都听到炮声了,前面不远,就是咱们这一趟目的地,咱们军事顾问团部署在箱根前线的炮兵阵地和战斗指挥部了!

    同志们,许副团长在百忙中亲自带领你们到前线进行实战修行,这是许副团长为你们亲自制定的训练计划,是你们学习经验、增进实力的大好机会,大家应该好好珍惜!

    我知道,在座很多同志都是刚从地方上特招进来的,当军人的时间并不长,关于这趟前沿修行的纪律,出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大家千万要记住一条:在横田基地里,你犯了错,教官只是罚你跑个步,但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进入战区了!

    进了战区,那就是要执行军事纪律的,犯了错,那是真的要死人的!不是死在那些怪物的手上,就是死在咱们自己战场纠察的手上——这条,大家心里要牢牢记住了!

    不准擅自离队,不准单独行动,不准擅离指定区域!一切行动都要听从有经验的士官和上级指挥员的命令,未经允许不准进入战斗位置!不准干扰战斗位的同志!未经允许不准接近、接触技术装备!拿枪的时候不准嬉闹,严禁用枪口对人——这些纪律细则,我们已发下去了,大家再认真地看下!

    同志们,你们都是国内万里挑一选出来的菁英人才,你们将会是国家的栋梁,前途无量!我不希望在这次训练中出现任何的伤亡,希望全体二十名学员都能平平安安地回去。。。”

    刘参谋的训话还没完呢,道边已出现了几名戴着白头盔配着纠察红袖章的荷枪实弹士兵了,他们挥着红旗,示意大巴车停下接受检查。

    大巴车停下,纠察们上车来,立即就认出了许岩。他们立即敬礼,报告道:“许副团长,咱们的指挥部就在前面,大概五六里路的样子。可需要我们带路吗?”

    许岩起身回礼:“不必了,我们有向导,认识路,你们继续坚守岗位吧。对了,这几天的战况如何?有碰过怪物吗?”

    问话的人是自己的副团长,纠察们也没什么顾忌:“许团长,我们是负责指挥部附近的道路纠察,专门负责检查来往车辆的,我们这里是见不到怪物的。只是每天都要打炮,有时候要打一个小时,有时候要打几个小时。这么多天,指挥部只开火了一次,那是高射机枪打路过的怪鸟。那天,打下了好几只怪鸟——那怪鸟好大,那翅膀张开,足有俩个人站着叠一起那么长,它们的爪子那么锋利,看起来跟刀子一样,看着就好吓人。”

    经过了纠察哨卡,大巴车继续前进。

    战场的景象越来越明显了,在道路两边的空地上,出现了忙碌的军人,出现了连绵的营帐和营地,出现了机枪阵地,出现了一辆又一辆的装甲车、坦克,出现了火炮、直升机,这些装备整齐地停在道边的空地上,像是汽车摆放在城里的停车场一般,密密麻麻。

    这么多的武器装备这样毫无遮掩地露天摆放着,这样的奇观,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教导大队的学员们大多是参军不久的少男少女,他们纷纷涌到了车窗边上去观看,不时发出阵阵尖叫或者惊呼声。

    看到这一幕,许岩有点惊讶,他问道:“刘参谋,装备这样露天摆放,还摆得这么密集,一点隐蔽和掩护都没有,这违反条例的吧?咱们的指挥部和炮兵阵地离得这么近,这好像也很不对劲。”

    “许团长,这不奇怪。咱们先前的战斗条例,那都是针对人类的,所以才需要分散和隐蔽。但现在,既然对手是怪物了,它们没有远程炮兵也没有空军轰炸,咱们还坚持分散和隐蔽的话,这就没必要了,只会平白地妨碍了作战效率。

    不光咱们,日本自卫队那边也早就修改作战条例了,他们现在也抛弃了防空和隐蔽的要求,按照最大效率的原则来布置阵地了。许团长,您到他们那边看,那才叫夸张,为了方便运输和联络,他们的步兵阵地、后勤单位、指挥单位和远程炮兵全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而且全是毫无遮掩的!咱们开玩笑说,如果怪物那边有个炮兵连,一个急速射就能把自卫队的一个师团给全报销了。”

    在一片连绵的营帐区前,大巴车停下来了。许岩下车时候,看到参谋长沈念祖领着团部几名熟悉的参谋已经候在面前了,许岩上前去跟他握手:“参谋长,有劳久等了。”

    “许副,欢迎过来啊,一路辛苦了。”

    “我们不辛苦,参谋长你们在前线打仗才叫辛苦!”

    “咳,我们这也算打仗。。。呃,熊团长去前面的步兵阵地检查去了,我在指挥部留守,老熊他托我来接许副你,他中午就回来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告诉你啊许副,老熊藏有两瓶西凤酒一直没舍得动,咱们中午就把他给开了!”

    大家都是顾问团班子里很熟的同事,团长熊侠武和参谋长沈念祖带着顾问团的部分部队到箱根前沿来参战,许岩则在东京的横田基地留守。现在,在前线再见面了,都感觉颇为亲切,大家都是熟不拘礼。

    这时候,教导大队的学员们也纷纷下车。看着那些穿着迷彩服、身后背负着黑色条状包裹的少男少女们,参谋长沈念祖有点惊讶,他问道:“许团长,这就是咱们教导大队的学员吧?看模样,都是挺俊的,这股精神气确实不错!只是,他们怎么不带枪?他们身后背的是什么?”

    听到这问题,许岩揉揉自己的鼻子,眼睛望向了天空,他答道:“是剑。”

    沈念祖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剑?刀剑的剑?”

    “嗯,刀剑的剑。”

    看着顾问团参谋长那异样的眼神,许岩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尴尬得要爆炸了——估计在对方眼里,在飞机导弹满天飞的21世纪还带着冷兵器上前线的自己,肯定是神经病吧。

    好在沈念祖并没有刨根问底地追问,他说:“许副,我听说了,你要带着教导大队过来做特训,你们具体要怎么训,我们不清楚,但会全力配合你。这事具体要怎么弄,你来指示,我负责落实。”

    沈念祖没有继续纠缠“剑”的问题,许岩还是很高兴的。他点头:“那就有劳参谋长费心了,我的想法就是,让这帮小家伙们见见血。具体怎么安排,还得听参谋长你安排。”

    “见见血?”沈念祖有点茫然:“许副,你的意思是,让他们杀几个怪物?如果光是这样,那倒是简单,我安排他们去炮兵营当学员,反正现在日方提供的炮弹很充足,每天都需要射击,我让他们每人都开上几炮,应该也能打死不少怪物吧。”

    “参谋长,我这特训稍微有点特别,不但要让学员们杀怪物,而且还必须要用冷兵器来杀,得让他们亲手杀,面对面地厮杀,这样才能达到锻炼身心和胆量的目的,达到特训的效果!”

    许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感觉自己说假话的熟练度直线上升。

    沈念祖蹙眉:“不能用枪炮打?”

    “不行,只能用刀剑杀。”

    沈念祖又露出那种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来看许岩了,好在他并没有嘲笑,只是蹙着眉想了一阵,问道:“许副,你是认真的?我看这些学员,年纪不大,不少还是女兵,身体素质估计够呛。要跟那些怪物近身搏斗,只怕伤亡不小。我听说,你们教导大队都是万里挑一精选出来的好苗子,伤亡太大的话,只怕上头不答应。”

    “所以才要拜托参谋长费心,做个周全的计划,既能让咱们的学员有机会亲身与怪物干上两仗,也尽量避免伤亡嘛。”

    “许副,你这要求还真是让人为难了,我得好好想想。许副,你和学员一路辛苦了,到地头了,咱们先吃饭吧!”

    中午,熊侠武团长从前沿赶了回来,在阵地食堂给许岩办了个简单的接风酒——前线条件简陋,说是接风,其实也就是几个装菜的饭盒加两瓶酒罢了,三个人蹲在一间帐篷里偷偷开荤。

    按照条例,高级指挥员在战时是不能喝酒的,但顾问团在国外,团长、参谋长和副团长已是顾问团的最高指挥官了,政委不在,也没人有资格监督他们——其实许岩很怀疑,即使是林丹梅政委在这里,他多半也会一边说下不为例一边去找杯子的。

    当然了,团长熊侠武也好,参谋长沈念祖也好,他们都不是不识轻重的人,他们敢在这时候喝酒,其实也因为战况并不激烈——按熊侠武的话来说,简直就是闷出尿来了。

    一边吃着,熊侠武一边向许岩介绍了前线的情况:“战况很平静。我们的步兵阵地离魔域区足有十二公里,我们的步兵和魔域之间的地区,现在是完全的无人区了。现在,全天二十四小时里,无人机和地面雷达都在全方面覆盖,只要发现什么活着的东西,立即就把方位发过来,炮兵就开炮轰,轰过以后,那些玩意也就不剩啥了,就算有些零星的,前沿步兵也能收拾了。

    许副,这事说起来还真让人窝心的。我们蹲这里监视魔域区,每天就望着那片空荡荡的无人区发呆,枯燥又乏味,这日子也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下面的基层战士都有意见了,说咱们国家最先进的装备武装起来的精锐部队,最后却是在这边充当看门的保安团!

    这种事,随便调几个二线部队炮兵营来都能做了,上头却要咱们这样的一线主力部队来,整天对着那片无人区发呆,太没意思了。许副,你跟上头熟,透露点内幕消息:咱们要在这呆到什么时候啊?”

    大家在一起相处得熟了,知道许岩不是喜欢打小报告的人,熊侠武说话也没多少顾忌,说话大胆了很多。

    许岩心想熊侠武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从魔覆区出来的怪物大多都被人类的监视炮火消灭了,熊侠武觉得太无聊,许岩倒是觉得,这其实是好事。真要出现了连炮火都对付不了的家伙,那就麻烦了。

    安静地等着时空缝隙消失,等着天灾结束——对日本也好,对全人类也好,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笑道:“熊团长,您别开玩笑,你这一把手都不知道的事,我这副手怎么可能知道?最近我也没关心这些,都忙着给教导大队的学员培训呢。”

    听到学员培训,熊侠武眼神一凝,他转头望向外边的战场食堂,看着那群安静进餐的年轻学员,他问道:“许副,说到学员培训,我倒是有件事想问你了——许副,我听他们说,你这教导大队,是专门培养修真者的?将来,这些小孩子,他们也能像你一样,成为强大的修真者,不但具有各种异能,还能长生不老?”

    许岩也望了一眼外面的学员们,他坦率地说:“国家确实是这么希望的,我也会尽力教导和传授他们,但他们具体能学到多少,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这种事还是要看他们本人的努力和资质了。搞不好,有些人天赋好,将来会变得比我更强,那也是有可能的。”

    熊侠武眼中精芒一闪,默然不语。沈念祖插口道:“许副,这样的话,要成为教导队的学员,有什么条件要求吗?需要考试吗?考试的话,要考哪方面的内容呢?”

    “目前教导大队的学员都是许办来负责挑选的,他们具体是怎么选拔的,我没问过也不清楚,我是只管培训和传授。”

    “这样啊。。。”熊侠武和沈念祖对视一眼,俩人沉吟着,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捏着手中的杯子蹙眉不语。

    许岩也看出什么了,他主动跟他们碰了下杯子,笑道:“熊团长,参谋长,你们是有什么事吧?都是一起搭班子的战友了,咱们就不必客气了,说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