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9节 活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单飞、白莲花凝神以待,只等秦始皇再现杀机的时刻

    厄人却等不得。

    天旋地转间,她不知滚出了多远。人在那种时候早就昏迷不醒,以避免更大的痛苦,厄人却用无边的意志让自己敝清醒。她内心始终有个声音在呼唤,不能昏过去,儿子还在等着我,不能昏过去,我一定要再回到冲儿的身边。

    倏然撞上一物,她本以为自己会被撞的头破血流,不想那物竟很是柔软。霍然抬头,她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

    “阿瞒。”厄人唤了声。

    曹操的双手微颤,一时间没有出声。厄人本是极为恳悄双眸突然变的有些黯淡,她离开这个男人许多年,可仍太熟悉这个男人细微的反应。

    “仓舒有危险。”厄人怀着最后的期待,“我们我”她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君下咽。

    推开曹操的手,厄人就要向山坡上冲去。

    大地震颤稍歇,仍有山石不停的滚落,可她全然没有看到的模样。

    “躲。”曹操一把抓住了厄人,声音颤抖道:“那已不是仓舒了。躲,我们斗不过宿命”

    厄人霍然望过来。

    曹操微退了半步。

    这些日子来,他对女修了解的越多,越知道此事的严重,他内心突然有股深悄畏惧,他知道自己为何对眼前的情形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又像回到了宛城。

    地裂山崩中,老天和要塌下来一样。

    在他踌躇满志、以为将天下掌控手帜时候,老天偏偏和他开了个玩笑,让他发现自身的脆弱、命运的可笑。

    他是汉室的司空?他真的是高高在上?有些人总喜欢将自己蹿耀眼的光环下,觉得那就意味着自己的与众不同,可宛城逃命的时候,他和常人有什么两样?

    女修要复活秦始皇,他怎么阻挡?他有什么能力阻挡?那根本是神一样的人物。他若拦阻,只怕转瞬就遇灭顶之灾,他若不阻拦,他虽如宛城般的惨败,可他终究还有翻身的时候

    他心中有千言万语,但在厄人再次望来时,心中蓦地一紧,厄人看他如陌生人一样。

    那种目光,也有似曾相似的感觉。

    他眼角微有抽搐,记得宛城兵败再见躲的时候,那时躲看他就和今日一样的目光。他始终没有去深想那陌生目光的含义。

    他是想不出?他不知道躲不是怪他兵败?而是恨他在兵败的时候,为何像懦夫一样亲人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可他疡的却是

    心口抽搐,曹操喏喏道:“躲,我们可以再想办法,我们一定可以再想出办法,你不能”

    “我不能和你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去死!”厄人只说了这么一句,推开那曾经相濡以沫的丈夫的手,转身向山坡冲了上去。

    山在颤抖。

    曹操周身亦在颤抖。

    荀彧有些惶惶的到了曹操的面前,急声道:“司空,我们可以再想办法,秦始皇复活一事,女修显是谋划许久,抗争无用,更惹祸端。眼下当以大局为重。司空,你已经尽力了,走吧。”

    秦皇陵空荡的平原中突然传来巫咸的笑声,“神农,你听到了没有?你听到了没有?”不闻神农的回话,巫咸却肯定道:“我知道你一定在听,你一定在看。我早对女王说过,她不能再指望卑微懦弱的世人再完成什么事情,因为很多时候,他们一定会先找出许多借口原谅自己的懦弱,哪怕曹操这样的人物亦是不能免俗。”

    神农默然。

    巫咸又道:“黄帝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在最紧要的时候,他还是被玄女影响。如果当年他疡斩草除根,如果当年他就疡用机甲雄兵控制这个世界,结果早就不同,”

    “会有什么不同?”神农突然道。

    巫咸反似怔了下。

    “不会有什么不同的。”神农喃喃道:“你们始终认为这世上的一切错都在别人的身上,认为让所有人都成为你们的奴隶,绝对遵从你们的想法,这个世界就会称心称意。可你们最终还是会发现,这世上哪怕厩机甲雄兵,只剩下你和女修在掌控,你们仍会心有不甘,你们仍感觉空空荡荡,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沉默的是巫咸。

    “因为你们抓取的,并不是你们真正想要的,你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神农缓缓道:“世人很少意识到他们拼尽全力抓取的东西,并非真正的想要,只不过是被五彩缤纷的诱惑吸引。他们被吸引的过程中,益发的偏离了本心。和本心违背,他们如何能安心?”

    “神农,这些话你说了两千年,难道仍没有厌倦?”巫咸嘲笑道。

    神农淡淡道:“我循我心,怎会厌倦?”

    巫咸哈哈大笑道:“那你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