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33百合花开,我便来看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杨宁雪,一个风华绝代的极品女子,从小便是人中龙凤,长大了同样如此,老天给了她所有女人都要羡慕的容貌和出生,但却剥夺了她后半生婚姻幸福。杨宁雪从来不是个怨天尤人的怨妇,她有着无比强大的内心世界,足以笑对一切。活活守了十多年的活寡,在女人最重要的时候挥霍了青春,但她并不后悔,直到遇见了萧让,准确点来说,直到萧让打破了她心底最后一道防线之时,她开始渴望开始期盼。

    女人嘛,骨子里永远是感性大过于理性的物种,即便是杨宁雪这种成熟女人中的典范女王中的女王,同样如此。

    以前杨宁雪面对萧让,总是觉得力不从心,到现在就更是了,再看见萧让,是越来越不能以丈母娘的眼光看他,力不从心。不过选择既跟随,杨宁雪既然做了,也就不会畏首畏尾。

    要说萧让会没有一丝的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对陈倩,还是对杨宁雪本人。可每当诱人的雪姨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一切的不安与内疚都消失的一干二净,等完事儿了后便又占据思想高峰,男人嘛,不都这样的么?

    ...............................................................

    如今的金陵,才总算真正的平静下来,没有外敌也不再有外患。邓一峰就如同一记流星似的,在空中划过,燃烧自己,照亮他人。如今谁都知道在半年前,金陵太子爷和上海红旗大少有一场惊天对决,最后以萧让完胜结尾,此时在长江三角圈子里流传许久,不少人以能参与其中而感到骄傲。就拿最简单的来说,如今的皇族酒吧是不可同日而语了,上海的场子每天是座无虚席,闻名前来捧场的人络绎不绝,甚至为了莫须有的面子赶到金陵的场子来挥金,势头甚猛。一战过后带来的衍生效应,是萧让做梦也想不到的。

    苏定方,作为萧让身边争议最大的一人,在结婚过后便真的销声匿迹,在家当起了五好丈夫。用云岚那王八蛋的话来说,苏定方这瘪犊子一个星期不去会所玩玩铁定犯病,他能在家里待得住?不过这次云岚还真看错了,苏定方真是打定主意浪子回头。

    不过这样也好,兄弟们有个好的归宿萧让很开心。

    至于云岚,一个跟苏定方不着调有一拼的家伙,如今担负起了言上地产的主要事务,可谓是权柄滔天。不过看他样子是很不想接手这一烂摊子,找萧让反应好多次,萧让则以霸道总裁的口吻一口回绝:“服从命令听指挥!”

    宁梦,在除夕的前两天,以探望朋友串门的理由入住萧氏山庄,带来了行李,以及这些年的存款,打算常住不走了。萧让唯有苦笑,他还能怎么样,把人宁梦撵出去?那金戈估计得拿刀来砍他。至于说金戈,听宁梦说,今后青玉堂就交给他了,而且这段时间这小子和给他做手术的整容医生成天同进同出的,看样子两人关系不一般。一听这话,萧让愣是不肯相信,那块木头难道终于开窍了?

    年关是越来越近了,金陵市政府也把街道路灯挂上了灯笼,红红火火,一派新年的欢乐气氛。萧让在头天晚上特意约见了市政府大管家王大秘书,两人从酒窖里提了两瓶红酒,然后找了个路边摊。

    “我说王大秘书,你这管家当的不行呀,灯笼挂这么晚,效率忒慢了点。”萧让边吃边看着路灯上的灯笼,打趣道。

    王大秘书白了眼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萧让,无奈道:“你知道个啥,昨年挂的早,前一周就挂上去了,可到了除夕基本都没了,也不知道现在谁家里那么缺灯笼,那么高都能够得着。”

    萧让一愣,哈哈大笑,引来食客们的注视,殊不知眼前这两人足以左右整个金陵的局势。

    “感情还有人偷灯笼?”

    “你以为呢。”王檀摇了摇头,心头多少有些无奈。

    两瓶红酒,点到即止。不过所谓的点到即止就是王檀走不动道儿被人送回去,萧让还好,虽然脸喝的红红的,依然很清醒。当晚萧让开车去了上海,即便这一路上的查酒驾交警贼多,可还真没几个不长眼的敢拦萧让的车。如今金陵市有点儿门道的人都清楚,在金陵街上跑的a4指不定就是太子爷的车,千万得罪不得。

    上海皇族酒吧,几个上海美院过来打工的小姑娘,毛毛还有咪.咪,终于见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老板了,比她们想象中的年轻多了,很和善一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外面说的穷凶恶极。王小跳亲自出门迎接,那颗越来越不容易低下的头颅一路都抬不起来,面对萧哥,他是打心眼里佩服尊敬。

    “怎么样?现在感觉还不错吧?”萧让坐在包间沙发上,看着王小跳笑道。

    王小跳苦笑着摇摇头,半响后才说道:“感觉挺不真实的。”

    萧让笑了笑,打趣道:“当大哥嘛,难免有这样的感觉,习惯就好,哈哈。”

    王小跳挠了挠后脑勺,尴尬道:“萧哥,要不我还是回金陵吧。”

    萧让一愣,问道:“怎么,想回金陵?”

    王小跳点点头道:“嗯,想回金陵跟着萧哥。”

    萧让瘪瘪嘴摇头道:“你小子还是安心在这儿呆着吧,你回金陵更加没事儿可做。这家酒吧,你把本钱还给我后就是你自己的了,加把劲儿好好做。”

    “萧哥,不,不用......”王小跳急了,就跟萧让给他的不是酒吧,而是一吨c4似的。

    萧让嘿嘿一笑,摆摆手走出包间,留下王小跳一人在包间里苦恼眨眼。

    从酒吧出来,萧让一刻没闲着直奔浦东机场,在凌晨十二点过一刻,登上了飞机。

    十二个小时的时间,萧让在英国时间凌晨四点抵达机场,新年之夜,萧让没有惊动任何人,踏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着。

    牛津似乎感应到了萧让此刻的心情,天空中开始飘起了细雨,和前年这个时候一样。冰冷的雨点落在脸上,渗进心中。

    来到牛津大学时已经六点半,萧让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在偌大的校园里走着。此时校园里来往的人很少,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学校里那块百合园,山路还是一样的崎岖泥泞,饶是萧让也得专心缓步。

    百合花开,我便来看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