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31.江湖有你(3)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江湖有你(3)

    不大工夫,一个十四五岁的美貌姑娘就进来了。手里端着托盘, 托盘里放着笔墨纸砚。林雨桐也没接过来, 就着她端着的托盘写了一张方子:“都是平常的药材, 外面药铺都有卖的, 不难买到。”

    这姑娘端着托盘没处放去,也不好行礼,只问道:“还不曾问恩人高姓大名……”

    “我姓林, 咱们年岁相差不大, 若不嫌弃,姐妹相称便是。”她说着,便催促:“我们也还要盘亘数日,妹妹先去抓药, 咱们得空再说话。”

    这姑娘便应了一声, 自报姓名:“小女穆念慈, 乃是流落江湖靠卖艺为人的草莽女流, 恐高攀……”

    “说这些做什么?如今这世道, 谁活的不是犹如草芥, 哪里来的高攀。”说着话,就搭着对方的肩膀一边亲热的说一边连着人往出送, 到了门口又催促:“我看穆家大叔的伤耽搁不得, 妹妹先去忙吧……咱们来日方长”

    穆念慈这才不再犹豫,朝林雨桐点点头, 直接进了隔壁的房间。

    林雨桐关了房门, 回头看四爷, 却见四爷在愣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过去接了孩子,就说:“不管他是不是……”跟剧情有关,“但好歹是杨家将的后人……”

    四爷一愣回过神来:“杨家将的后人?”

    难道不是?

    林雨桐心虚,不是很多书迷都说那是杨家将的后人吗?

    四爷被林雨桐给逗笑了:“你说你……”读史书都是囫囵吞枣的读,“他的曾祖是杨再兴,杨再兴是岳飞的裨将,抗金将领。再往上追朔,杨再兴的父亲叫杨邦乂,政和年间以舍选登进士第……建炎三年,金兵取建康,杨邦乂不降,血书‘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完颜宗弼命人剖腹取心……朱元璋评价杨邦乂此人说,‘天地正气,古今一人。生而抗节,死不易心。’这都跟那个杨家将的杨家……应该是……不搭嘎的!”又解释说,“后来说的那个岳飞全传,是从清开始说的。在里面把岳飞的裨将杨再兴说成是杨家将的后人,是因为要避讳这个杨邦乂。杨邦乂不为他邦臣,这个‘他邦’指的就是金国。那时候的说书的,有几个脑袋敢说不对金国称臣是正气?谁叫往上追朔,金和清同出女贞呢。因此上,我认为,杨再兴是杨邦乂的后人,跟杨家将没啥关系。”

    林雨桐不由的惊异,您这考据的可都详细的。这杨铁心是杜撰的,但杨再兴却不是!要是如此的话,如今细想,四爷这种说法好似很有道理。

    她咂摸了一下,幸好这不算是正史吧,要不然杨邦乂知道后代沦落到如此境地……不知道心里该作何感想。再想想那个喊完颜洪烈为爹的杨康,他的先祖被完颜家剖腹取心啊……孩子不知道这些,但这包惜弱啊……一言难尽!

    被四爷一副你要回炉再造的看着,她都差点恼了。谁看个小说这么认真的对吧!不管是哪个杨家将都差不多啦!不都是忠臣之后吗?

    她就说:“反正是忠臣之后,顺手的事。”

    四爷却往后一躺,知道桐桐又在腹诽他。但腹诽他他也要想呢,心说这冒出来的完颜洪烈到底是谁呢?按照史书上,这又是对不上的!这些年南宋朝廷那边是退位、过继,皇帝换的挺勤快,朝廷内部不消停。这金国也不遑多让,哥哥弟弟的轮番上位,也是动不动就过继,这都换了几个皇帝了。好吧,就当完颜洪烈确实是皇子吧,然后呢?

    然后不行啊,这个人物还是对不上。人物对不上,也就意味着朝堂的势力就不能完全掌握。还是得多几个消息渠道。到底跟史书上是有些差别的,很多东西得重新评定。

    林雨桐是觉得如今完全不用带着脑子过日子,勤练武功无人敢欺负就行了。四爷那样,她瞧着都累的不行。

    第二天起来,四爷就打算去外面的茶楼酒肆转转,看看能不能打听到梁山那边的消息。结果吃了早饭还没出门,房门被敲响了。林雨桐开了门,门外的是杨铁心和穆念慈父女。当然了,杨铁心现在不叫杨铁心,叫穆易!

    昨晚一剂药下去,早上起来就觉得胸口不闷了,明显是见好了。因此,父女两人就过来道谢了。

    四爷心里一动,正好也要打听梁山泊的事,眼前这人一直在外行走,要找他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当然也在找郭啸天的媳妇和孩子。既然说郭啸天是梁山好汉郭盛的后人,那他是必要去梁山附近打听过的。心里肯定也猜测过,觉得郭啸天的遗孀未尝不会带着孩子回那里。

    于是,就将人迎进来,客气的搭话。

    杨铁心还是以穆易为名,问四爷携家带口,这是打算去哪里。

    四爷只说是去投亲的,然后就侧面打听起梁山泊的事。

    杨铁心倒是有什么说什么:“……早些年水退屯田,田地才养熟,这河水改道,河水横流,河道每年都有变,农人都无法耕种庄稼了……”

    林雨桐跟着皱眉,如此的话,也在理。谁也不能保证,这种下去的能等到庄稼成熟,不治理河岸,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一场大雨下来,田就没水淹了……然后半年的辛苦就白费了。

    可这也加剧了金国的动荡吧。

    四爷点头,这就是选择梁山的原因。正是山DONG、河BEI汉人揭竿而起,促使了金国迁都。而自从都城南迁汴京后,河北一带陷入了战争连年的境地。当地的汉人纷纷结社组军自保,各择\"主人\"。这些人乱世不仅想活命,也想趁机割据一方。要是时间线对的话,应该会在今年,金国朝廷要在这两地连续册封九个公爵,都是地方豪强。这些人有抗金的,有想割据的,那就是一个乱!

    可正是这个乱,才是最可用的。

    四爷还想问这九公爵都是个具体的情形呢,结果人家杨铁心不说这个,反倒是说起了一个帮派——黄河帮。

    林雨桐似乎都能看见四爷憋气的声音。

    黄河帮嘛,四爷知道。什么三头蛟侯通海,鬼门龙王沙通天,还有那乱七八糟的死鬼。这一伙子跟千手人屠彭连虎互为援手,在黄河沿线做无本的买卖。

    不过就是强盗之流罢了!

    我想问你可操控走向的各地枭雄,完了你跟我说这种不在枭雄眼里放的盗贼!真是够够的了!

    但杨铁心没那个自觉,还兀自在那里说,说这个帮派怎么怎么不好,不是江湖正道云云。

    林雨桐抱着孩子低头,给咱们龙儿擦擦流下来的口水。小孩子是这样的,到了流口水的时候得给下面带个小兜兜,要不然胸前的衣服都能给打湿了。她就听四爷在对方说的告一段落的时候道:“我就是普通的读书人,带着妻儿投奔亲友而已。从不招惹是非,也跟江湖人从无瓜葛……想来无碍。”

    但人家杨铁心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在四爷和林雨桐修整了三天要启程的时候,人家带着闺女过来了:“大恩不言谢。恩公这一路上,连个随从都不带,路上也不太平,到处兵荒马乱的……别看我年岁大,但力气还有一把,手里的这杆QIANG,还能舞的动……小女也是自小习武,不是我自夸,十数个汉子是近不了身的……”

    四爷就推辞:“原本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穆大叔如此,却叫人惶恐。我们夫妻一路走一路停,走到什么时候自己都不定,怎么敢耽搁大叔的行程,万万使不得。”

    反正就是不乐意叫跟着。

    林雨桐也不乐意叫跟着。有外人在的话,自家在路上很不方便。比如喂孩子吃奶,比如两人在路上吃饭,有时候在路上不愿意吃干粮,也能避着人吃点顺口的。可要是跟着这么两个人,你说怎么办?连口热水在路上都没法子喝了。

    于是也说:“是啊,大叔!我们一路走的慢,说不定到下个地方一住又是三五天,实在不好耽搁你们。”

    好说歹说,见对方没坚持。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谁知道出了城,就见车后不远不近跟着两人,不是那父女还有谁?

    自家在这里吃肉饼,人家啃野菜饼子。但那意思在那摆着呢,我们得知恩图报,跟着你们远远的护送都行。

    咋办呢?

    四爷就瞪眼看桐桐:多事惹来的吧!帮助人怎么不能帮,偷着给点银子也行啊!给惹来这么两个麻烦。这要是半路上再弄个什么打抱不平,自家这边还带着孩子呢。

    可都跟来了能怎么办呢?

    到了半下午,遇到打尖住店的镇子,四爷干脆也不走了。安顿下来之后,请客栈的掌柜叫了木匠铁匠,既然要带这两个人,不能作弊了,就得给马车的车厢里弄个固定的炉子,在上面烧点热水,给孩子烘干尿布,好叫路上尽量舒服点。

    四爷画好了图,却见掌柜的只带了一个人来。

    客栈的掌柜就说:“这铁匠别看闷声不说话,可本事是有的,木工活也会做。”

    只要会做就行。

    四爷将图纸给对方,对方只看了一眼就点头,表示能做。四爷说明早得做好,人家还是点头。林雨桐隔着窗户朝外看,对方是个背有点微微驼起的年轻人,年岁在二十多岁,不算大。走路左脚不着地,撑着一根铁拐看着不比正常人走路差到哪去。

    那对方这手上的功夫可真是不差!她就盯着对方抓着铁杖的手,然后猛然间,对方回头看了这边一眼。

    林雨桐眼睛一眯,收回视线。此人武功绝对不低……那是谁呢?

    直到晚上睡着前,她想起一人来,桃花岛黄药师的徒弟,冯默风!被逐出师门的时候被他师父打伤了左脚……其实这个,林雨桐能治的。

    没见过黄药师,不过根据书上对黄药师的描述,林雨桐隐隐的觉得,黄药师的师承应该跟逍遥派有关。这位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倒是有几分无崖子的品格。而且个性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性情孤僻,行动怪异,身形飘忽,有如鬼魅,偏又漠视\"传统礼教\",个性行事潇洒。

    何为逍遥,不就是不受拘束,随心而为吗?

    这逍遥派的弟子学什么,也讲究个天赋和随心。就像是苏星河,就擅长琴棋书画医学占卜。而丁春秋就醉心于武学,在用DU一道上的造诣也极为精湛。而且,逍遥派收徒,得两个前提条件,第一,长相好。第二,资质高。

    这黄药师卖相不错,资质也好。哪怕是不见其人,林雨桐也有七分确定,黄药师的师承八成就是来自于逍遥派。

    四爷估计完全没往这上面想,第二天见马车上要的东西都定做好了,上去看了看,没一点毛病,全都按照图纸上来的。如今能找到一个独立看懂图纸的匠人可不容易,想到以后要用这样的人,如今遇上了,就不想错过。于是就问说:“还不知道兄台高姓大名?”

    这铁匠只摇摇头,也不言语,完全不搭理的架势。

    这叫林雨桐有些不高兴,皱眉便问:“我若是能治好你的腿,你跟我走吗?”

    四爷诧异的扭脸看,然后又重新打量这铁匠。

    冯默风也朝这个女人看过来,然后露出几分轻蔑的表情来。师傅下的手,也这么多年了,除了师傅,他不信有谁拿这样的伤有法子。

    “树有根,水有源。桃花岛的功夫总有出处的……”林雨桐就问:“你师傅难道没告诉你,你们师承何处?”

    冯默风在林雨桐说出桃花岛的时候已经变了脸色,自己自问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为何这女人能知道自己来自于桃花岛。

    其实近前来,听到的呼吸声,林雨桐就肯定了,这人就是黄药师的徒弟,而且黄药师的师承绝对是逍遥派。这呼吸之中,一吐一纳,皆是法门。打小学的吐纳功夫,他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叫他跟普通人一样呼吸,他反倒是不会了。

    冯默风看林雨桐,林雨桐却不看他,只道:“治好你的腿,你无偿帮我们十年。十年之后,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至于中间有什么技术秘密,这个暂时先不考虑。等到了考虑的时候,根子还在黄药师身上。此人自傲,也不屑于知道。

    冯默风从没有听师傅说起过师承,桃花岛便是桃花岛,却从没想过,没有桃花岛之前,师傅是在哪里的?是的!树有根,水有源!他不因为对方能治好他的伤而心动,而是因为……师承!不知道打听到这件事在师傅那里能不能将功折罪?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跳上了马车的车辕,手里攥着缰绳,说走就走,没有半分舍不下的东西,这姿态,是要做车夫驾辕了。

    都要了这么一位了,那跟着那俩就过来吧。给全真教送来的马喂了一顿料草,加了一点解药之后,林雨桐收拾东西的工夫,马已经恢复了。这点伎俩杨铁心父女看不出来,冯默风却看出来了。又不由的看了林雨桐两眼,绝不承认这女人的用药水平,不在自己的师傅之下。

    四爷坐在马车上,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驾辕的是冯默风,骑马跟在马车边上的是杨铁心和穆念慈。他一万遍的跟自己说,这根本就不是自己要招纳的人!要这些武林人士作用其实不大。

    林雨桐摊手,没法私下里说话。冯默风的耳朵灵敏着呢,再低的耳语他也听的见。于是只在四爷的手心写字:我也不想,这不是撞上来了吗?

    刚好你又觉得有用,又想要这个人,谁叫这个人恰好是黄药师的徒弟呢。要说您的眼光是真好,一找就找一这样的。

    四爷正后悔呢,想想也是!普通人看不懂图纸的。当然了,要是黄药师的徒弟,那就说的过去了。早想到这一点,就不去招揽这人了。

    这么想着,就瞪林雨桐,用眼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