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5章 ·最后的战争(大章,今日完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隋雄看完了画卷以及费拉的遗言,沉默不语。乐-文-

    他触手轻轻一卷,便将快要燃烧殆尽的费拉从火焰里面卷了出来。费拉早已疲惫到了极点,之所以还能硬撑下去,主要是靠着被燃烧的痛苦让自己保持清醒。一旦离开火焰,祂的精神立刻涣散,沉沉睡去。

    隋雄传输给祂许多神力,让祂可以慢慢修养,然后触手一挑,火焰飞了起来,落在了他的头顶。刹那间就燃烧得宛若一个巨大的篝火,几乎把整个神殿都给映红了,却偏偏没有伤害到里面的任何东西。

    他丝毫不为灼烧的痛苦所动,不急不慢地走了出去,走出了神殿,然后挥动触手,将整个神殿都打包卷了起来,收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正在夸夸其谈的女祭司目瞪口呆,那些“至高之主”的信徒们也一脸茫然。

    就在他们眼前,那座只剩残垣断壁的神殿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原地却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上有几行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隋雄之外谁也不认识的方块字: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谨以此句,向在长久的岁月里面与邪恶斗争直至最后的英雄们致敬。

    隋雄,敬挽。

    做完了这一切,隋雄也懒得理会这座自诩为“胜利之城”里面的种种肮脏龌龊,而是划动触手,穿越了虚空之中的某个结界,又来到了至善之主的神庙里面。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至善之主问,“还有,你头顶上……这是怎么了?”

    “很糟糕。”隋雄平静地回答了前一个问题,却没有回答后一个,只是默默地将昏睡的费拉以及那些被封印着的人们都放了出来,几乎塞满了广场。

    至善之主看着他们,皱了皱眉毛,问:“就剩下这么点了?”

    “能剩下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至善之主叹了口气,又看向隋雄:“你要去跟光辉之主决战了吗?”

    “不。”隋雄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即使在水母那滑稽的脸上,也显得非常古怪和冰冷的笑容,“我要去打死祂,仅此而已。”

    说完,他转身飞出了这座或许算是世界上唯一“安全区”的神庙。

    然后他就朝着空中飞去,同时,不断变大。

    他的身躯越来越大,很快就超越了主位面,超越了任何一个世界,遮天蔽日不足以形容他的庞大,甚至于他随便一条触手的末端,都比很多大型的世界更大。

    而他头顶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则越发的猛烈,比太阳更加耀眼,照亮了无数的世界。

    火焰光明所到之处,“至高之主”构筑的“新秩序”土崩瓦解,善与恶、秩序与混沌,重新又恢复了平衡。

    那些已经习惯“新秩序”的生灵们在这曾经的“旧秩序”之中茫然无措,他们大多数只能感觉到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中慌乱,少数强者能够明白这变化意味着什么,心中更加慌乱。

    臣服于“至高之主”的众神被惊动了,他们有的主动出发,更多的则是接到了神王的命令赶来,很快就聚集到了隋雄的面前,密密麻麻聚成一大片。

    没有思想的神使排在最前面,后面是半神,再后面是真神。浩浩荡荡的队伍摆出了最标准的战争阵型,各种各样的神器交相辉映,无数的结界和魔法阵四面八方不断升起,甚至于还因为紧张的缘故出现了配合不好,互相冲突的情况。

    这浩浩荡荡的神祇大军,几乎囊括了当今世界的所有阵营。无论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秩序的还是混乱的,就连邪神、魔神之类,也都正在陆续赶来,排在浩大的队伍后面,紧握武器,吟咏魔咒,俨然一副要大战一场的姿势。

    他们的杀气连成一片,附近的好几个世界都为之浸染。他们的信徒感受到神祇的感召,一个个拔出兵器,怒吼叫嚣,战意沸腾如狂。

    但在隋雄看来,他们一点也不雄壮威武,反而像是笼子里面的一群鹌鹑,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煞是可怜。

    他本不想理睬他们,但是心中微微一动,目光在其中稍稍搜寻了一下。果不其然,没看到财富女神曼妮斯的身影。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笑。

    他往前走了几步,诸神那仿佛铜墙铁壁一般的阵势便微微颤抖起来,就像是轻风吹过的水面,荡漾起层层波纹。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排在后面的那些以凶狠残暴著称的家伙们,不止一个面露惧色。如果不是畏惧“至高之主”的惩罚,只怕他们之中早就已经出现了逃兵,甚至于或许已经完全溃散。

    隋雄看了他们一会儿,再次举步。这次他的步子很快,在诸神都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走到了他们的面前,走到了宛若准备打一场倾世之战的庞大军队中间。

    他并没有停下,也什么都没做,只是径自前行,宛若一个不存在的虚影,穿透了这看上去坚不可摧的防线。

    在他身后,那些气势汹汹的神祇们呆若木鸡,连一动都不敢动。

    没过多久,隋雄来到了人类神系的神国外面。

    当年,这个神国原本叫做“胜利之庭”,后来又改名叫做“开拓之国”,其实不管叫什么,都是一样。

    只要里面的统治者不变,叫什么名字,有区别吗?

    看着这个神国,隋雄突然想起了贵族之神。

    那是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倒霉女神,祂一生用尽了心机,只为不断变强。这其中既有坏事,也有好事——祂曾经不止一次跟隋雄作对,也曾经隐瞒着自己的身份,悄悄地向隋雄传递消息,如果不是后来光辉之主公布了祂的罪状,并且被选择脱离人类神系的英雄之神记录在了虚空神殿的壁画里面,隋雄甚至还不知道这件事。

    但不管怎么说,贵族之神始终是个行走在常理之中的女神。祂所做的好事或者坏事,都没有什么特别丧心病狂的。跟光辉之主比起来,阴险狡猾的祂,无非是一只披上了狼皮的小哈巴狗罢了。

    想到这里,隋雄终于忍不住笑了。

    他一边笑,一边抡起触手,朝着人类神系的神国狠狠地砸了下去。

    这一下要是砸实在了,人类神国必定当场崩溃,神国里面的信徒、神使和神祇,除了“至高之主”以外,大概一个也活不下来。

    所以一只戴着铁手套的手从中伸出来,接住了这条触手。

    “你太急躁了,这可不好。”光辉之主从神国里面走出来,站在隋雄的面前,脸上依旧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邪恶笑容,问,“我给你的小礼物,你还满意吗?”

    隋雄没有回答,只是头上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炽热和猛烈。

    “其实那个老青蛙的屋子,我想要进去的话也不难。”光辉之主说,“只是无敌之后,就越发的空虚。空虚到自己都寂寞了……如果不找个像样的对手来,这空虚和寂寞就无法满足。秩序老头已经没救了,只剩你还有希望满足我的空虚。所以就这样了,要怪就怪你太强吧。”

    隋雄很平静很沉默地站在祂面前,不言不语,不动声色。

    “我发现一件事,你平时并不善于战斗,但到愤怒的时候,就会特别能打。我就很努力地想,该怎么才能让你足够愤怒呢?当然还要顺便给我自己找点乐子,人生在世,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你说对吧?”

    隋雄冷冷地看着祂,宛若看死人一般。

    “所以我就弄了个‘新秩序’,把那些不肯全心全意服从我支持我的家伙都赶到了你那里。他们还真是挺坚强,居然撑了那么久,尤其是最后一个个把自己点成火炬的场面,真的是太好玩了!”光辉之主笑呵呵地说,“你不知道吧?我把他们每一个跳进火焰的场面都保存了下来,经常反复地看,每看一次都能笑个半天啊!想要看看吗?我可以把录像分你一份。”

    隋雄什么都没说,但他的触手却慢慢地收紧,如同编绳子一般互相缠绞,变得更粗、更大、更有力。

    “哦,对了,我后来结婚了,你知道我的王妃是谁吗?”光辉之主很快活地问,“我想你一定能猜出来的,你那么聪明,一定猜得出来。刚才那群炮灰去拦截你的时候,我都给你提示了。”

    隋雄不屑地笑了,他觉得光辉之主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卖弄方式,不仅邪恶和无聊,而且还很可笑。

    他的神情自然落在了光辉之主的眼中,原本谈笑风生的光辉之主顿时不再微笑,脸色也变得阴沉。

    “你这个样子,一点也不有趣。”祂说,“我有点后悔等待那么久了。”

    隋雄依然不回答,他正在积蓄全身的力量,准备一击就打死这个王八蛋,所以并没有跟死人交谈的兴趣。

    看着他的样子,光辉之主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拳头,一拳砸在了身边的人类神国上。

    “算了,游戏结束!”

    随着祂这一拳,人类神国陡然崩溃,与此同时,无数在这些年里面陆续移动到大循环四个面边缘的世界同时爆炸。大循环的边界顿时崩溃,光与暗、善与恶、生与死、精神与物质……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阻拦,疯狂地碰撞起来。

    碰撞,然后爆炸。

    永不停息的伟大循环洪流因此变得混乱,无数的湍流迅速生成,互相激荡,每一次的激荡,都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世界被卷入其中,崩溃瓦解。

    前后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以大循环为基础的这个世界,就迎来了灭亡的末日。

    隋雄怎么也没想到,光辉之主竟然一言不合,就毁灭了整个世界。

    这让他目瞪口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生气?按说的确是应该生气的,但之前他就已经生气到出离愤怒了,就算想要更加生气一点,也没办法做到。

    纳闷?纳闷是肯定的,但是看到光辉之主那神经兮兮的模样,他反而觉得这货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所以看到世界在自己面前走向毁灭,他的内心很奇妙的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光辉之主宣称祂本来就极端邪恶,现在祂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一言不合就灭世,这种事情不是邪恶到神经不正常,还真做不出来!

    他忍不住又想起了原始魔人布欧,同样一出场就毁灭了世界。

    “这算什么?”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蹩脚演员花了无数的时间心血来打造他的舞台,结果第一次登台表演就演砸了,又拿喝倒彩的观众没办法,于是就愤而把舞台砸了?”

    光辉之主的脸皮抽搐了一下,冷冷地说:“原来你没变成哑巴。”

    “我只是学到了教训,跟你这种人相处,还是什么都别说比较好。”隋雄同样冷冷地回答,“何况,我是一个懂礼貌的人,就算是最蹩脚的演员,我也不会随便打扰他的表演。”

    他停了一下,说:“老实说,你现在的表演真的很差,跟之前骗倒我的那一番表演,完全不能比。或许,那时候你至少还有几分真诚吧。”

    光辉之主的脸色更加难看,说:“你和我印象中的虚空假面奥斯卡有很大的不同,你真的是祂吗?”

    “我印象中的光辉之主乌瑟尔,也不像你这样没格调。”隋雄的脸色同样不好看。

    光辉之主为之一噎,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讨厌你……”

    “这话你之前说过了!作为一个满脑子邪恶念头最终憋成了变态的人,你会讨厌天天轻松快乐的我,也是很正常的。羡慕嫉妒恨,这种感情谁都会有。”隋雄直接打算了祂,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很好,口才比平时上升了至少百分之五十,虽然是骂架限定,但也已经足够了——此刻的他对上此刻的光辉之主,除了骂架之外,难道还用得着别的口才吗?

    “何况——”隋雄故意拉了个长音,等着光辉之主露出稍稍好奇的表情,便挥动触手,将积蓄许久的重击打了出去。

    “——你只要乖乖地被我打死就好!”

    这一击,如光如电,如真如幻。

    明明触手快得不可思议,偏偏它划过虚空的每一个瞬间都异常清晰;明明触手蕴含着强大到可以摧毁不知道多少个世界的力量,偏偏连路上哪怕一个小小的灰尘都没有搅动。

    隋雄把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这一击之中,甚至完全不考虑如果这一击失手,之后该如何应对的问题。

    此时此刻,他只想着一件事。

    就用这一击,打死光辉之主乌瑟尔·让!

    光辉之主并不因为隋雄的突然出手而惊讶,祂显然早有准备,双手全力一架,接住了这一击。

    两位超越属性与规则而存在的最强者,在出手的第一招就用出了全力。

    巨大的触手和同样巨大的双拳相撞,激起了恐怖的大爆炸。

    这大爆炸的力量席卷了周围无数的世界,不管是那些没有强者坐镇的弱小世界,还是有强大神祇苦心打造的坚固神国,在呼啸而至的爆炸冲击波面前都没什么区别,只是微微一震,然后就土崩瓦解,连带着试图螳臂当车的守护者一起化为微尘,汇入了冲击波之中,浩浩荡荡地朝着远方继续席卷。

    如果在平时的话,光是这一击引发的灾难,就足以让诸神为之侧目。但此刻整个大循环都在剧烈震荡,无数的湍流互相碰撞,每一秒钟都有不知道多少世界崩溃,俨然已经到了世界末日。所以即便是这样恐怖的景象,也吸引不了任何人的目光。

    两位超越一切达到至高境界的强者之间的决战,没有观众。

    很快,冲击波就来到了主位面。作为大循环之中最坚固的世界,主位面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强度,即便面对如此猛烈的冲击,也只是被震动得不断摇晃,却并没有直接解体的意思。

    但隋雄和光辉之主都注意到,一道白色的流光无声无息地飞走,远远离开了主位面。

    “那老青蛙可真机灵,本来还想让它给主位面陪葬的……”已经从全力一击之后的疲惫恢复过来的光辉之主摇摇头,一闪身冲到隋雄面前,将还没有恢复的隋雄一脚踢飞,朝着主位面重重摔去。

    隋雄下意识地努力挣扎,在即将摔到主位面之前猛地一翻身,总算是擦着主位面飞了出去,没有撞在上面。

    “何必呢?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吧。”光辉之主摇摇头,出现在他的面前,抬脚就踹,“整个大循环都要毁灭了,救下主位面又有什么用?”

    隋雄没有理睬祂的垃圾话,用触手缠住了祂的脚,整个身体紧接着就盘了上去,在被踩中的同时,也将光辉之主拽倒。然后他直接就抡起触手,没头没脸地乱打乱砸,凭借手多的优势,一时间竟然还占了少许上风。

    过了一会儿,光辉之主终于找到机会,将他重重地踹开,翻身站了起来。

    “你这家伙,还要不要一点伟大神力的面子了!”祂愤怒地大吼,“这种打法,跟街头的无赖醉汉有什么分别!”

    “我本来就不伟大。”隋雄冷笑着,稍稍喘了口气,又冲了过去,“面子什么的,等打死了你,自然就有。”

    这次他的战斗方式和之前完全不同,全都是缠抱扭打,只要缠住光辉之主,立刻就抡起触手随便乱砸。场面又丑陋又难看,偏偏光辉之主就是没办法轻易摆脱,不止一次被他缠住了狠狠地打,竟然也吃了不少亏。

    又一次好不容易挣脱之后,光辉之主愤怒到简直要燃烧了,祂抓起身边一个世界,拿着整个世界当投掷武器,狠狠地砸向隋雄。

    那个大多数由岩石组成的世界砸在了隋雄身上,当即砸得粉碎,隋雄却只是被暂时阻了一下,就又扑了上来。

    不过,这暂时阻止一下,对于光辉之主来说,倒也足够了。

    祂的手上黑气缭绕,一把宽阔的大剑浮现了出来。

    这是祂惯用的兵器之一,虽然随着祂踏入伟大神力,武器已经渐渐显得有可有无,但此时此刻,有武器却好过没有武器。

    面对水母这种软体东西,祂下意识地觉得,“切割”会比“钝击”更加有效。

    但光辉之主的直觉并不正确。

    祂的剑很锋利,轻易就能切开隋雄的触手,甚至可以将其切断。但隋雄根本不买帐,受了伤可以迅速恢复,就算触手被切断,也会化作一道流光回到身体里面,然后重新长出来。

    相比之下,光辉之主只要被他缠住,立刻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狠打。隋雄已经完全不理会什么武艺或者招数,就是仗着触手多,死缠烂打。他有上百条触手,就算用五十条和光辉之主纠缠,剩下的五十条也可以施展出二十五倍王八拳,打得光辉之主晕头转向。

    然而光辉之主的武艺的确出神入化,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祂竟然还能够勉强支撑得住,甚至于能够不断地抓住机会,和隋雄展开纯力量的对拼。

    在单纯比拼力量的时候,光辉之主便可以靠着更多的积累而占据优势。而且因为他对于境界的掌握更加的纯熟,在硬拼的时候也能稍稍占点优势,大致上可以比隋雄少用约摸半成到一成的力量。

    这个优势并不大,可至少足以弥补“手比较少”的弱点,让双方大致上站在同等高度,打得难解难分。

    像这样打下去的话,他们这一战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或许会打上个几千年,甚至于……打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打不出个结果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