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猎鬼师的故事(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奎的哭声十分惨凄,在安静的清早在村中传得很远,不一会几个近处的邻居就赶了过来。

    “二奎,你娘这是咋了?”

    “是啊,这是咋弄的。”

    “还有血,是不是碰破头了……”

    “吐的血吧,你看嘴边还有血沫子呢,没见外伤。”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不止。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起来时,我娘就在这里趴着呢。”二奎边哭边说。

    “先抬进屋,去个人给大奎吱一声,这时候也只有指望他了。再去个人把村东的老中医给请过来,让他给瞧瞧。”有明事的乡邻忙指挥着众人帮忙处理。

    众人把大奎娘抬到屋内炕上,安顿好。几个热心的妇女洗了毛巾,擦拭去她脸上的血迹。大奎娘双目紧闭,脸色蜡黄,花白头发乱蓬蓬地拢在头上,只有很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在生命的边缘挣扎。

    “娘,娘啊,你这是怎么了……大奎听报信的人一说,忙飞奔而来。看到母亲生命垂危,不由放声大哭。一旁的二奎眼瞅着母亲,也一个劲的流泪。

    “大伙起起,让让,闪个空让徐医生过去。”外面有人嚷嚷,原来是徐老中医被请来了。

    望闻问切之后,老先生也是摇头不止。

    “大奎啊,我不妨实话实说,你们也好有个准备。”老中医缓缓地说,“你娘这病是沉疴痼疾,平日积劳成疾却不得及时医治,终积成大患。如今脉象上看,脉虚无力,精气全无,好比油尽灯枯啊。依我的能力,我是无力回天了,你要早有个准备。”

    众人一听都傻了,平日里挺和善一个人,这说不行就不行了。造化弄人,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兄弟俩一听,止不住又伤心地哭出声来。奈何众人如何劝说,都止不住哭声。

    “哦,哦——”忽然间大奎娘醒了过来,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娘,娘啊——”大奎和二奎忙凑到娘床前,大声叫着。

    “二奎,二奎,过来,娘看看——”,大奎娘用微弱的声音叫二奎;“大奎,娘好久没见你了。”看见大奎也在,就费力地说了一句话,说罢眼角滚出好大一颗泪珠。

    大奎娘眼珠朝众人扫了一眼,想和大家打招呼,但虚弱的根本抬不起头举不起手,只朝大家吃力地点了下头。

    众人看了无不心酸难过,有几个妇女早止不住流下泪来。

    大奎娘静静盯着哥俩儿,看了好一会儿,几乎拼尽全力说了一句:“照顾好二奎……”。大奎娘随后拼命喘了几口气,头一歪,嘴角淌出一缕血来,缓缓闭上了眼睛。

    “娘,娘啊,娘……”二奎扯着娘的衣服拼命地喊着,大奎泪如雨下,众人也不禁一阵唏嘘。

    在众人的帮助下,大奎给娘办了丧事;尽管大奎媳妇再不情愿,但在族人和街坊的压力下,还是让二奎来到了家里。

    二奎的到来,大奎媳妇认为是白养一个人,摊了个累赘,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心里一直憋了口气。因此,对二奎的态度极为冷淡,一日三餐,饮食起居也想方设法地刁难他。

    “叫二奎吃饭去吧。”大奎要去喊二弟吃午饭。十几岁的孩子正是疯玩的年龄,一跑出去就忘了回家吃饭。

    “你给我坐下,疯玩疯跑还有功了。吃饭还得让人去请,不来不吃。”大奎的媳妇呵斥道。

    “我还是去叫他一声吧。”大奎起身想去叫二弟。

    “你敢!不许叫,一顿不吃饿不死的。”

    大奎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坐下了。

    “嫂子,怎么就剩半块馍和半碗饭?”二奎回家看到就剩这么丁点吃的,觉得不够有点不高兴。

    “做的少了。”嫂子没好气的答到。

    “就不会多做点啊!”因为老是吃不饱饭,二奎觉得委屈就争辩了一句。“多做,多做,下一回不早些来这点饭也没有。”嫂子的吼叫伴随着重重的一巴掌,让二奎胆怯地闭了嘴。

    以后的日子,嫂子做的饭就和二奎捉起了迷藏,二奎总也赶不上顿。回家晚了自不必说,回家早了也是限量的吃,说什么小孩子不做工,吃多了没用。要不就是家时粮缺米少,要学会节省过日子。

    所以,二奎总是感觉吃不饱。虽说母亲不在了,哥嫂是自己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但是和大哥大嫂过这样的日子,二奎真没觉得有多么好,他倒觉得有说不出的压抑和郁闷,时间久些更觉得这是一种煎熬。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